您的位置:首页 > 高等教育>正文

火热的托育市场,利润真的很高吗?

时间:2019-07-12 00:45:12    来源: 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

【编者按】作为一种母职替代性公共服务,针对0-3岁儿童的幼儿托育近年来越来越火。在今年两会上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关于政府工作的报告中专门提到:“婴幼儿照护事关千家万户,要加快发展多种形式的婴幼儿照护服务,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服务机构,多渠道扩大学前教育供给,加强儿童安全保障。”

但对于现下大火的托育,就像程跃博士看来,“托育热会炒一阵,制订标准、收加盟费做推广的公司有机会在短期内获利,但真正做实体的利润其实很微薄”。

本文发于“幼教观察”微信公号,经亿欧编辑,供行业人士参考。


近年来,托育机构融资不断,如北京的MoreCare;上海的袋鼠妈妈;主打南方市场的纽诺育儿;主打三四线城市的书香园托管,及偏中高端的圣顿等。为什么托育这么火?备受资本市场青睐呢?

托育是资本市场的战略延伸?

2015年-2017年大量的投资机构和投资人进入幼儿园投资市场,但遇到了政策的变化。2018年3月,红黄蓝在年报明确表示,“未来将形成幼儿园、托育中心等四大事业版图”。4月底,威创也发布了2018年年报。其在财报中披露“将进一步加大在0-3岁儿童托育、早教的投入”——旗下有大量幼儿园的上市公司开始选择布局托育领域。

在幼儿园资本化之路彻底被堵死之后,似乎3-6岁的幼儿园可直接延伸到0-3岁的托育,但实际上不管是师资还是运营,托育与幼儿园还是有很大的差别。但一些资本的战略转移,导致整个托育行业的估值偏高,促使很多拿到投资的机构都是在跑马圈地。

由于0-3岁的托育在人力物力安全方面的要求更高,家长普遍能够接受费用比同等条件的人园(3-6岁)费用更高,但应该低于育儿嫂的费用,不然就不如选择专业人员驻家服务。2018年新出生人口1523万,较去年减少200万,但数据统计显示二胎的比例上升至51%。

这就导致对于家庭生育二孩所面临的最大困扰并非经济压力,而婴幼儿照料问题才是最大的困难。孩子无人照料,还势必会影响到女性在职场的工作时间和职业晋升。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对于双职家庭、二胎家庭,一二线城市的托育需求真实存在,但三四线更多是伪需求,因为认知需求,隔代抚养更深入人心。

眼下,整个行业始终存在不可忽视的问题

1、标准缺乏。目前,中国的高校、职业学校针对学前教育专业几乎都是3-6岁为主,0-3岁无,这个是制约这个行业的最大瓶颈。而专门只做托班的机构,将早教内容融合到日常托育中,但行业仍处于早期摸索阶段,标准化相对缺乏,同时0-3教育产业没有教育教学标准,故没有适合的幼托课程和教研支撑教师解决日常问题。

2、餐食要求。0-3岁的孩子餐食要求非常高,但市面上可提供给0-3岁的孩子的合格饮食商家少之又少。

3、监管问题。相关法律法规以及行业规范还不健全,多地托育从业者办证无门、无章可依、野蛮生长。

其实幼儿真正接受托育服务的合适年龄,也就是用户生命周期2至3岁。对于专职托育机构,这就预示投入更多。

市场迭代,随着政策不断深入和资本扶持,运营一托育机构将面临哪些问题?

1、获客成本。不断的新获客需求,首先在招生上,与幼儿园相比,托育招生难度要远远高于幼儿园,孩子过了3岁,就会选择上幼儿园,但0-3岁孩子在不在托育,这将不确定;与早教相比,早教是有监控人陪伴的,而托育的孩子是8-12小时完全脱离监护人的,就安全而言,招生难度系数很大;

2、人员方面。托育师资成本高于幼儿园,按标准,幼儿园一个班大约有20-30个学生,师生比可能是1V7或者是1V8;托育受孩子年龄限制,如1岁以下1V1,同时带两个就带不了,而北京专业老师工资达12万元\年;

3、选址方面。托育机构建筑面积应低于360平方米,且幼儿人均面积不低于8平方米;如茂楷分为高端店与小面积的社区店,而大面积的社区店营收达1800万,但房租占到1\2,而小面积的社区店,房租仅仅是收入的1\3,如果是面向高端客群,选择址始终是关乎线下门店流量的决定因素,但这就预示着高成本的选址投入,高投入如果没有高回报 ,则是支撑不下去的。

托育真的是一门赚钱的好生意吗?要知道教育行业不是谋取暴利行业,同时也不是赚快钱的行业,但它一定是一个长期持有且稳定资金流的生意。对于现下大火的托育,就像程跃博士看来,“托育热会炒一阵,制订标准、收加盟费做推广的公司有机会在短期内获利,但真正做实体的利润其实很微薄”。

相关推荐:

受政策热捧,但托育赛道仍然面临这三大问题

迎来税费利好,托育行业的春天还有多远?

相关新闻
    无相关信息
友情链接